相关文章

618前大山土巢蜜变身“网红” 京东立体扶贫助四川蜂蜜PK国际巨头

来源网址:

5月的东阳沟自然保护区里春天的味道已经很浓了,数十种盛开的野生植物花朵正等着杨鸣的蜜蜂到来。每年5月份,青川蜂农杨鸣都要带着他的蜜蜂进入这片原始森林放蜂采蜜。

杨鸣和蜜蜂抵达的山区人迹罕至,没有手机信号、没有通电通水,一切生活物资只能从山外送进去。而他要在这样的环境下陪着他的蜜蜂度过半年时间。为了收集到最纯正的土蜂蜜,杨鸣甚至还要爬上悬崖。

近日通过京东平台内容营销团队的摄像机镜头,让外界看到了杨鸣“讨生活”的艰辛,也看到了土蜂蜜的来之不易。但是在杨鸣看来,这一切辛苦都是值得的,因为只有这样,他才能保证蜜蜂产出的蜂蜜符合京东电商平台的品质要求,才能通过京东平台打开蜂蜜的销路,树立“土巢蜂”的品牌。

在杨鸣用汗水换来幸福生活的背后,也是京东用电商进行精准扶贫的又一次“丰收”。自2016年与国务院扶贫办签署电商精准扶贫战略合作协议以来,京东在832个国家级贫困县上线贫困地区商品136个品类300万种,实现销售额200亿元。京东电商平台已成为帮助贫困县农产品上行的重要通道,“走得出、立得住、叫得响”的互联网+“立体扶贫”战略已初见成效。

热爱让“一根筋”蜂农坚守深山16年

52岁的杨鸣在养蜂这件事情上是“一根筋”。养蜂是一个靠天吃饭的行当,已经在深山养了16年蜜蜂的杨鸣并不是一帆风顺。2002年,在外面打工的杨鸣回家开始养蜂,第一次养了20多箱蜂,当时由于没有经验,没有技术。导致蜜蜂大量飞走,亏损了2000多元,连基本的生活都无法得到保障了。

但是倔强的杨鸣没有放弃,他向身边的老蜂农请教,也买了大量的养蜂方面的书籍在次年开始第二次养蜂。这次他投入了30多箱,而第一次赚钱是养蜂的3年后,那次杨鸣投入了70多箱蜜蜂,赚了1000多元。后来的每一年蜂箱的数量也在逐步增加。蜂蜜的产量也很稳定。对于自己的坚持,杨鸣只是自言自语地解释:“我喜欢养蜂。”

但是随着蜂蜜产量的增加,如何把蜂蜜卖出去成了杨鸣的难题。为了销售更多蜂蜜,杨鸣把目光放到了身边的亲戚朋友身上,把他们变成了自己的用户,同时还在当地的集市上进行售卖。“根本不敢扩大生产,只能通过朋友熟人来卖,但是当地人口有限,一年收入也就1-2万元。”杨鸣回忆那段艰难的岁月。

在养蜂行业中,养土蜂蜜是一个苦差事。“一根筋”的杨鸣养的土蜂蜜属于中蜂,和目前主流的意蜂相比,这种“土著”蜜蜂产蜜量并不高,而且土蜜蜂生性偏野,驯养困难,一不小心就血本无归。也正是因为如此,每次取蜜都必须是在晚上,“自古就是这样的。”取完蜂蜜后需要连夜将蜜运下山,而运输的唯一工具就是人,或背或抬,用最原始的办法把蜂蜜弄下山。

杨鸣之所以坚持养土蜜蜂,还有一个原因。因意蜂体格强大,会残杀当地的中蜂,为避免意蜂入侵,造成中蜂灭绝。事实上,中蜂灭绝并不是危言耸听,此前有专家调查发现当地中蜂品种退化严重。杨鸣为了保护这个大自然的馈赠,一直在倡导当地养蜂人不引进意蜂。

互联网让土蜂蜜变成了抢手货

因为热爱而坚守的杨鸣在2017年迎来了转机。当年国家扶贫办把土蜂蜜作为特定的种类进行重点扶持。而在大举倡导用电商进行精准扶贫的京东敏锐地察觉到了这个信息,并开始寻找能够进行扶持的对象。就这样,京东找到了杨鸣和他的土蜂蜜。

为了让杨鸣的土蜂蜜能够走出大山,京东商城的采销经理张思宇和团队小伙伴着实费了一番心思。由于当时土蜂蜜在用户心中还没有形成品牌认知,而且由于产量较小,因此价格也较高。如何能够快速的让京东用户接受这款蜂蜜?2017年11月,张思宇开始联合蜂蜜品牌运营企业等蜂来尝试用互联网的方式让土蜂蜜走出大山。

在张思宇和等蜂来的规划中,第一步是众筹,“首先想通过这种方式吸引用户的眼球,把这个蜜种炒热。”张思宇说,等到品牌成熟后,再通过京东自营的方式在网上把这款产品推出来。为了让土蜂蜜具有更好的品牌溢价,京东还对这款来自大山深处的“黄金液体”进行了内容化的品牌运营。通过“京晚8点”播放蜂农的视频,让外界了解了土蜂蜜背后的故事。通过这些手段,再加上京东给的流量支持,土蜂蜜目前已变身为“老巢崖蜜”在京东上成为网红蜂蜜。

这种让一个不知名的特色农产品变成网红爆款,是京东用电商进行精准扶贫过程中成熟的“套路”。京东将自身利益与贫困户利益捆绑在一起,拓展销售上下游环节,做到从项目筛选、投入生产,到经营销售、品牌推广等产业链的全过程的深度介入和参与,有效打造了一个闭环供应链。

立体扶贫,带来农业标准化生产

在与等蜂来、京东合作后,养了十几年土蜜蜂的杨鸣在介绍蜂蜜的时候,也开始使用“波美度”等这类衡量蜂蜜品质的专业化概念。在以前是无法想象的。杨鸣感慨:“之前没有一个明确的生产标准,只是散卖。”养蜂作为一个存在了千年的行业,特别是土蜜蜂的养殖,由于传统的生产模式缺乏标准化,导致产出的农产品质量层次不齐。

“让农产品标准化生产,是互联网对农业最大的改变。”等蜂来CEO张小伟告诉记者,在和蜂农合作的过程中,他们发现许多蜂农对于蜜蜂的科学衡量标准没有任何概念。“这种混乱导致蜂蜜无法分级,直接影响了蜂蜜产品的品质。”

为了解决这个问题,张小伟和京东在收购蜂蜜的时候,会把标准化的生产模式带到青川的蜂农手中,扶持那些接受这些标准的蜂农。经过几轮合作后,因为蜂蜜品质的提升,他们收购的价格也明显高于其他中间商。

京东平台的大数据也在直接运用于蜂蜜的生产,甚至开始了定制化生产。张小伟说,由于土蜂蜜靠天吃饭,本质上是一种柔性供应链,因此也不适合传统的销售模式。但是京东电商能够通过预售等方式进行定制化生产。

分析认为,互联网技术的普及和电商引领的数字化零售业在过去20年间获得了极大的发展,技术、数据和经验的积累为零售业态步入第四次革命创造了成熟的条件。在京东电商平台的扶持之下,土蜂蜜、跑步鸡、苍溪猕猴桃等成功案例背后,是京东利用规模经济和网络效应,探索出电商扶贫的崭新现实路径。